分类
未分类

《江渚游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 江渚游

  日已过午,环于天宇之中,游于碧空之下,不甚暖也。念室中无人,独一人欣然起行,游于江渚之上。虽只佘一闲人,亦欣欣然也。日光下澈,水波粼粼,影布石上。疾翔于江渚之上者,归鸟也。心乐之,倚江沿石壁之上,下视江水,其水漂碧,汹涌若奔,有如万马齐喑。

  江畔青草如翠,一碧千里。草上有林,林间枝条纵横,枝上有物,若隐若现,近其而望之,盖桃也。桃有半开者,含苞欲放,娇翠欲滴,若早春之晨露,深海之宝珠。微风拂过,枝上有花瓣者纷纷下落。而碧草之势何哉?其形若长江之水滔滔不绝,跌荡起伏。

  既而风止,草木皆定。伏江望之,水中似有游鱼相乐,行于藻荇之间。碧空有云,倒映水中,游鱼似玩乐于天际之间,与日月同行。

分类
未分类

《与妻书》 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与妻书

 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
  ---题记

  弗儿:展信好。

  时光隔世,你是否如同我一般鬃白、苍老?生死殊途,你可知我对你的深切思念?若有缘黄泉下相见;你是否还能记起我们中庭赏月,饮酒赋诗的情景?

  岁月不留情面地夺走了我的青春,我的锋芒。我不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。有人说,我应该做个举杯邀映明月的饮者。笑看红尘凡世,两袖清风独逍遥。或是做个同流世俗的“忠臣”,唯皇命是从,享尽荣华。但是,我却学不会游戏笔墨,韬光养晦。因而得到了如今这般凄惨困苦的下场……

  小人一句“讪谤朝政”便引来“乌台诗案”使我贸铛入狱。仕途多舛,遭到一贬再贬。从京城到黄河,到惠州、澹州……我已身心疲惫,“遥想公谨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,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,”为何周郎有得意之时,我却没有施展才华之地?

  弗儿,你能明白我壮志难酬的无奈,贬谪苦旅的惶惑吧?什么山珍海味、锦衣玉帛都不入我的眼。满怀戍边报国的壮志情怀却得不到君王的信任。我迷茫了,是不是应该就此隐退呢?像陶潜般在南野开荒,在东篱下采菊。归隐田园,以诗酒为伴,或是追随李白的足迹,高声吟诵: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,”寄情山水之间,持剑闯荡天涯……

  那样的人生是何等自在啊!可是,我能吗?弗儿你看,天下灾疫不断,百姓疾苦。还有那么多流离失所,食不果腹的人在苦难中挣扎呻吟着。对比之下我的愁苦又算得了什么呢?得不到君王的理解又何妨!只要天下百姓能够明白我的心就足够了。我要兴修水利,救济灾民,同百姓一起面对困难。虽然我的力量很微弱,但是我相信再小的力量只要坚持也可以为一方的百姓造福。官场失意何所惧,还不足以击垮我。只要用一颗坦荡而真诚的心坚守自我,依然可以吟啸徐行,从容自如。

  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……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”

  弗儿,你怎么忍心匆匆离我而去,徒留怅惋让我承受。松冈上的那三万棵青松长得可繁茂?能否为你遮挡风雨侵袭?不能和你共至白头我心有惭愧。在没有我陪伴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。我们黄泉下再续夫妻缘。

分类
未分类

《伽蓝雨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伽蓝雨

  最后一次回头,那个朴实的村庄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里,忽然记起,还没有为你上最后一柱香。可我还是走了,孤单的身影在夕阳的余晖中渐行渐远。一座高大的石碑记录着这间千年古刹曾经的鼎盛,这与其破败的山门,断裂的碑楼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昔日香火缭绕的佛寺,在时光的摧残下,如今倒像是一座无人问津的破庙。再后来,我成了寺里的一名普通僧人。修行的日子清闲平静,每日与青灯黄卷为伴,粗茶淡饭,也自得其所,不似红尘中人说得那般寂寥。不去向往长安城的繁华,心中守着一份平和,生活便多了一分淡然,一分超脱。时光如水,缓缓流去。几天前,方丈圆寂了,只留下一句话:一指弹风花落去,浮生若梦了无痕。我将这句话记在心里,没有太多的波澜,平静一如既往。又过了二十年。一日在禅房打坐,听见门外传来儿童的嬉笑声,心中不禁涌起一丝羡慕。荣华富贵,功名利禄,皆是浮云,不值一提,然而唯独这青春时光,最是珍贵,却又千金难赎。回想幼时的玩伴和情景,往事历历在目。又想起尘世中的那段感情,曾经为我带我多少欢乐。可是,一切都过去了,空留遗憾。一声叹息,一世悔恨。千年情深,只为那片刻欢愉,纵使顷刻而死,世人亦无怨悔,何也?惑矣。然而世路难行,青春时光转瞬即逝,美梦一场,醒时痛苦难言,又为何?千年前的情殇,回首望留谁等候,不若一杯清茶,笑看秋月春风。而青史记载的那些过往岂能不真?千年前的魏晋都城繁华如斯,却也湮没在了时光的洪流中。历史远去了刀光剑影,尔虞我诈,独留下一片青冢,在夕阳残照中,低吟着一首时代的挽歌……不为君王,不为百姓,因这时代的悲剧而来的天音,曲中的凄凉,恐怕唯有千年前的古人可懂。然而古人早已作古,纵使再有一个盛唐,也换不回那些贤人尽出,英雄四起的时光了。雨继续下,儿童的笑声不知何时隐没在了雨声中,我仿佛看见了那破败的城门,当时的繁华永远的成为了后人心中盛唐的标记。一切都湮没在时光的长河里,一去不复返。独独那棵历尽沧桑的老树,固执地将树根盘踞,守卫着这座古城。千百年来,历经数百次战火的洗礼,依然无法毁灭这座古城,荒凉只是暂时的。若干年后,一个新的盛世又会来临,而后复归荒凉。在这期间,人或哭或笑,唯有古城在烟柳画桥的山水中默然不语。记忆中的故乡已被杂草占领,一座座青冢在荒草丛中被遗忘,一如数千年来的百姓乃至达官贵人般,归于尘土,什么也不会留下,这或许便是历史的公正之处吧……终于恍然大悟,并没有所谓的永恒,那不过是世人自欺欺人的借口,然而他们一生也不会明悟,只有那些漠然着的山水,在一次次的轮回中,沉默着,看透这世间万象。于是余有叹焉:长看世人梦未醒,伽蓝雨下见本心。

分类
未分类

《三戒·黔之驴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 三戒·黔之驴

  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。至则无可用,放之山下。虎见之,庞然大物也。以为神。蔽林间窥之,稍出近之,慭慭然莫相知。

  他日,驴一鸣,虎大骇,远遁,以为且噬己也,甚恐。然往来视之,觉无异能者。益习其声。又近出前后,终不敢搏。稍近,益狎,荡倚冲冒。驴不胜恶,蹄之。虎因喜,计之曰:“技止此耳!”因跳踉大阚,断其喉,尽其肉,乃去。

  噫!形之庞也类有德,声之宏也类有能,向不出其技,虎虽猛,疑畏卒不敢取。今若是焉,悲夫!

分类
未分类

《与妻书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与妻书

  意映卿卿如晤: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!吾作此书时,尚是世中一人;汝看此书时,吾已成为阴间一鬼。

  吾作此书,泪珠和笔墨齐下,不能竟书而欲搁笔,又恐汝不察吾衷,谓吾忍舍汝而死,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,故遂忍悲为汝言之。

  吾至爱汝,即此爱汝一念,使吾勇于就死也。吾自遇汝以来,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;然遍地腥云,满街狼犬,称心快意,几家能彀?司马春衫,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。语云:仁者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】吾充吾爱汝之心,助天下人爱其所爱,所以敢先汝而死,不顾汝也,汝体吾此心,于啼泣之余,亦以天下人为念,当亦天下人为念,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,为天下人谋永福也。汝其勿悲!

分类
未分类

《子虚说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子虚说

  楚有客,曰子虚;燕有客,曰乌有。

  一日,子虚临静思斋赏茶,逢乌有君。观此君亦孤身赏茶,故移杯换盏,行乌有君处,曰:“予观君赏茶采音,虽有他人至,犹如无人,不能扰者,甚奇;君耳不聪乎?目不明乎?”

  乌有徐顾首,观此人彬彬书生,仙风道骨,乖戾狂狷,见之忘俗。顿觉心气和畅,起身回礼,曰:“子言差矣,吾非耳目不明也!盖赏茶及深处,乃得其味;观音及高处,乃知其情,迷于途而不知反,故而不觉旁观者趋也!”

分类
未分类

《长恨歌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长恨歌

  汉皇重色思倾国,御宇多年求不得。杨家有女初长成,养在深闺人未识。天生丽质难自弃,一朝选在君王侧。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。春寒赐浴华清池,温泉水滑洗凝脂。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。云鬓花颜金步摇,芙蓉帐暖度春宵。春宵苦短日高起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承欢侍宴无闲暇,春从春游夜专夜。后宫佳丽三千人,三千宠爱在一身。金屋妆成娇侍夜,玉楼宴罢醉和春。姊妹弟兄皆列士,可怜光彩生门户。遂令天下父母心,不重生男重生女。骊宫高处入青云,仙乐风飘处处闻。缓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渔阳鼙鼓动地来,惊破《霓裳羽衣曲》。九重城阙烟尘生,千乘万骑西南行。翠华摇摇行复止,西出都门百余里。六军不发无奈何,宛转蛾眉马前死。花钿委地无人收,翠翘金雀玉搔头。君王掩面救不得,回看血泪相和流。黄埃散漫风萧索,云栈萦纡登剑阁;峨嵋山下少人行,旌旗无光日色薄。蜀江水碧蜀山清,圣主朝朝暮暮情。行宫见月伤心色,夜雨闻铃肠断声。天旋地转回龙驭,到此踌躇不能去;马嵬坡下泥土中,不见玉颜空死处。君臣相顾尽沾衣,东望都门信马归。归来池苑皆依旧,太液芙蓉未央柳。芙蓉如面柳如眉,对此如何不泪垂!春风桃李花开日,秋雨梧桐叶落时。西宫南内多秋草,落叶满阶红不扫。梨园弟子白发新,椒房阿监青娥老。夕殿萤飞思悄然,孤灯挑尽未成眠。迟迟钟鼓初长夜,耿耿星河欲曙天。鸳鸯瓦冷霜华重,翡翠衾寒谁与共?悠悠生死别经年,魂魄不曾来入梦。临邛道士鸿都客,能以精诚致魂魄。为感君王辗转思,遂教方士殷勤觅。排空驭气奔如电,升天入地求之遍。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。忽闻海上有仙山,山在虚无缥缈间。楼阁玲珑五云起,其中绰约多仙子。中有一人字太真,雪肤花貌参差是。金阙西厢叩玉扃,转教小玉报双成。闻道汉家天子使,九华帐里梦魂惊。揽衣推枕起徘徊,珠箔银屏迤逦开。云髻半偏新睡觉,花冠不整下堂来。风吹仙袂飘飘举,犹似霓裳羽衣舞。玉容寂寞泪阑干,梨花一枝春带雨。含情凝睇谢君王,一别音容两渺茫。昭阳殿里恩爱绝,蓬莱宫中日月长。回头下望人寰处,不见长安见尘雾。唯将旧物表深情,钿合金钗寄将去。钗留一股合一扇,钗擘黄金合分钿。但教心似金钿坚,天上人间会相见。临别殷勤重寄词,词中有誓两心知。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。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

分类
未分类

《核舟记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 核舟记

 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,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,以至鸟兽木石,罔不因势象形,各具情态。尝贻余核舟一,盖大苏泛赤壁云。

  舟首尾长约八分有奇,高可二黍许。中轩敞者为舱,篛篷覆之。旁开小窗,左右各四,共八扇。启窗而观,雕栏相望焉。闭之,则右刻“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”,左刻“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”。石青糁之。

  船头坐三人:中峨冠而多髯者为东坡,佛印居右,鲁直居左。苏黄共阅一手卷,东坡右手持卷端,左手抚鲁直背;鲁直左手执卷末,右手指卷,如有所语。东坡现右足,鲁直现左足,各微侧,其两膝相比者,各隐卷底衣褶中。佛印绝类弥勒,袒胸露乳,矫首昂视,神情与苏黄不属;卧右膝,诎右臂支船,而竖其左膝,左臂挂念珠倚之,珠可历历数也。

  舟尾横卧一楫。楫左右舟子各一人:居右者椎髻仰面,左手倚一衡木,右手攀右趾,若啸呼状;居左者右手执蒲葵扇,左手抚炉,炉上有壶,其人视端容寂,若听茶声然。

  其船背稍夷,则题名其上,文曰:“天启壬戌秋日,虞山王毅叔远甫刻”。细若蚊足,钩画了了,其色墨。又用篆章一,文曰:“初平山人”,其色丹。

  通计一舟,为人五;为窗八;为篛篷、为楫、为炉、为壶、为手卷、为念珠,各一;对联题名并篆文,为字共三十有四;而计其长,曾不盈寸。盖简核桃修狭者为之。

  魏子详瞩既毕,诧曰:“嘻!技亦灵怪矣哉!庄、列所载,称惊犹鬼神者良多,然谁有游削于不寸之质,而须麋瞭然者?假有人焉,举我言以复于我,亦必疑其诳,乃今亲睹之。繇斯以观,棘刺之端,未必不可为母猴也。嘻!技亦灵怪矣哉!”

分类
未分类

《蜀道难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蜀道难

  噫吁嚱,危乎高哉!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蚕丛及鱼凫,开国何茫然!尔来四万八千岁,不与秦塞通人烟。西当太白有鸟道,可以横绝峨嵋巅。地崩山摧壮士死,然后天梯石栈方钩连。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猿猱欲度愁攀援。青泥何盘盘,百步九折萦岩峦。扪参历井仰胁息,以手抚膺坐长叹。问君西游何时还?畏途巉岩不可攀。但见悲鸟号古木,雄飞从雌绕林间。又闻子规啼夜月,愁空山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使人听此凋朱颜。连峰去天不盈尺,枯松倒挂倚绝壁。飞湍瀑流争喧豗,砯崖转石万壑雷。其险也若此,嗟尔远道之人,胡为乎来哉。剑阁峥嵘而崔嵬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所守或匪亲,化为狼与豺。朝避猛虎,夕避长蛇,磨牙吮血,杀人如麻。锦城虽云乐,不如早还家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侧身西望长咨嗟。

分类
未分类

《丽人行》_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 古文_文言文_散文_杂文

丽人行

  三月三日天气新,长安水边多丽人。态浓意远淑且真,肌理细腻骨肉匀。绣罗衣裳照暮春,蹙金孔雀银麒麟。头上何所有?翠微盍叶垂鬓唇。背后何所见?珠压腰[衤及]稳称身。就中云幕椒房亲,赐名大国虢与秦。紫驼之峰出翠釜,水精之盘行素鳞。犀箸餍饫久未下,鸾刀缕切空纷纶。黄门飞[革空]不动尘,御厨络绎送八珍。箫鼓哀吟感鬼神,宾从杂沓实要津。后来鞍马何逡巡,当轩下马入锦茵。杨花雪落覆白苹,青鸟飞去衔红巾。炙手可热势绝伦,慎莫近前丞相嗔!